adc影院03

周之翎说道:“这价钱有点高,不过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!不知道高父母能给我几百担,我好准备钱!”

高硕:“给你1千担吧,不能再多了!”

周之翎:“多谢高父母。我这就回去筹钱,1个月后来交钱如何?这是50两黄金,当做我的订金如何?”

高硕接过黄金掂掂说道:“好!我让他们写地契,立合约。”

周之翎另外取出50两黄金推给高硕说道:“这些是我主人给高父母的心意,还请笑纳!”

高硕接过黄金往自己的袖子里放,笑道:“等待贵主人的到来,到时候,一起喝酒!哈哈……”

周之翎:“一定一定!”

周之翎出了府衙,回到客栈,收拾一下,立刻朝海边狂奔!他要尽快通知吴欢,让吴欢早做准备。

吴欢每天都很忙,在修好住所后,就开始更深层次的训练着庄丁,奴隶,这些人都是自己以后的军队骨干,所以格外的用心,不像训练皇家炮兵第一师那样敷衍。

白天队列,格斗,战术训练,晚上进行文化,培训,从识字,到数学,以及简单的物理。

当然教这些人的都是简体字,繁体字笔画多,会严重拉低书写速度。

伙食也是最好的,除了粟米,面,还有各种肉,从漳水打上来的各种鱼。

中午的猫咪粉唇媚眼极致迷人

一个月还有100文的津贴,从来没有一个主人像吴欢这样慷慨的。管顿饭就算不错了,这里有鱼还有肉,还有100文一个月的月例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主人也好,虽然脸上有道疤,但非常的和蔼,心肠也好,从来不打骂人。训练的时候因为一些人笨的左右不分,也只是让他一手拿筷子,一手拿碗。

吴欢教的很累,想找个人接替自己,可是这第一批,一定要教好,否则到后面全部都会歪掉。

吴欢在训练,看到周之翎的船回来了,让各个小队,队长自行训练,自己朝周之翎迎去。

周之翎看到吴欢亲自来迎接,连忙跳下船,对吴欢拱手说道:“幸不辱使命!”

吴欢一把拉过周之翎的手:“说说滦州的情况!

周之翎说道:“滦州城高2丈,长1里,里面有居民3,4千人,由高开道的远房叔叔高硕带着500左右军队管理。”

吴欢点点头:“看来高开道不待见这个叔叔。”

周之翎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!因为高开道不识字,而这叔叔读过几年的书所以……”

吴欢:“看来你要去沧州买些书送给高硕。”

周之翎竖起拇指,痞笑道:“最好是主公你再写一首诗送给他,这样他会更加的高兴。”

吴欢摸摸鼻子说道:“你没有告诉他是我吧?”

周之翎摇摇头说道:“现在的滦州是唐境,怎么敢透露你的身份?”

吴欢点点头说道:“行吧!回头我写一首!你送过去。山怎么样?”

周之翎:“买下来了,一起的还有1万亩土地,1千担粮食,500年轻男人,500年轻女人!只是花的钱有点多!一共要370两金子。已经送去50两订金,50两润笔费。”

吴欢没有想到370两黄金,两座矿山,1万亩土地,1千担粮食,还有最宝贵的1000人,虽然付出的金钱超过预计,但得到的也超过预计。

这是很好的开端,未来两年经营好滦州基地,拥有足够的实力,然后进入辽河平原,在沈阳的原位置建城。

吴欢拍拍周之翎说道:“好!很好!值!非常值!”

吴欢知道这时候的滦州还是冰天雪地,但这时候去,建好营寨,把土地翻回来,种上春小麦是最好的时候。

吴欢对周之翎说道:“还有事情辛苦你,今天休息一下,明天早上你就到沧州买春小麦,小米,各种蔬菜的种子和农具,健壮的骡马也买几十匹!

如果可以,尽可能多的买到铁器农具,特别是镰刀,尖嘴镐!另外你要租好海船,等你回来,我们就启程去滦州!”

周之翎想想说道:“在这里多一天就多一天的风险,我现在就骑马去沧州购买!”

吴欢:“可是现在都是中午了,到沧州有60多里地呢!明天去吧!好好休息,不在乎一两天的时间。”

周之翎见吴欢坚持,也就不要求立刻去沧州了。

吴欢回到训练场,对在训练的士兵大喊:“集合!集合!集合……”

各个训练的小队被迅速的集中起来,吴欢在队伍前面来来去去走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们也看到了,周管事回来了。

他帮我干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对于你们来说,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他在滦州买了两座矿山,1万亩土地。”

吴欢看看那些人,继续说道:“你们会想,那是你吴欢的矿山,你

吴欢的土地!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吴欢想想继续说道:“现在没有关系,但半年后,我在滦州,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个稳定的家,有地有房,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,没有官员过来向你们收10年以后的税,没有人敢欺负你们。”

吴欢停顿一下:“你们会说!夏王没有收你们10年后的税,没有人欺负你们。是!夏王没有!如果夏王没有了呢?”

下面的战士们依旧没有说话!

吴欢决定公开自己中长期的目标,说道:“你们都是我未来军队的骨干,你们有人会高升,成为将军,有人会战死,我吴欢也会在关外建立一个大大的地盘。

活着的得到荣耀,战死的,只要我的地盘存在一天,他的孩子我和我的子孙会把他教育成才,他的老娘,老父亲,我们会帮忙养老送终,不用担心他们的后事。

有人问,如果我断手断脚怎么办?躺在床上怎么办?我告诉你,能干活的,我安排干活,不能干活的,进入荣军院,安安心心度过一辈子。我吴欢再难,不会亏待跟我一起打天下的兄弟。”

纪律约束着这些人,但看到出来,他们有紧张,也有喜悦,毕竟有人喜欢战争,有人讨厌战争。不过总的来说,从汉末开始常年的战乱,使更多的年轻人愿意从军,得到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fpzw

Top